当前位置:主页 > 媒体新闻 >

京郊秸秆的旷野归程:有的沤肥有的当饲料

发布日期:2017-10-19 09:43   来源:网络整理

    原标题:京郊秸秆的旷野归程

    有的沤肥 有的当饲料 发现有人焚烧灭火队赶到

    今天(17日)零时开始,北京市启动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。造成空气重污染的原因众说纷纭,露天焚烧秸秆也是其中原因之一。今年入秋以来的第一场空气重污染发生时,环保部曾经把原因归结为10月下旬以来的秸秆焚烧高峰期。

    我国法律早已规定禁止在划定区域内露天焚烧秸秆,违者处以500元至2000元罚款,环保部已经在其官网发布每日秸秆焚烧的监测情况。北京市也做出具体规定,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进行露天焚烧秸秆等向大气排放污染物的行为。近日,本报记者对周边的实际情况进行调查。

    焚烧 内官庄村

    焚烧成片之后 村灭火队赶来

    北京南部的礼贤镇内官庄村,距离北京市区大约40公里,村里很多农户种植玉米。秋收以后,大量的秸秆留在地里。记者看到,有的仍然竖直地长在地里,虽然已经干枯。

    本周一下午,记者在礼贤镇探访时,远远看到一处农田里冒起高高的白烟,地面上有若隐若现的火星。即使距离几公里外,也可以看到升腾至空中的烟尘。走近之后,村民说,这里是内官庄村。村里小路的两侧,种植着大片玉米。

    走到着火处,地里的秸秆正在燃烧。随着火势蔓延,越来越多的秸秆被引燃。秸秆烧得很快,烧过之后的土地上一片黑色痕迹。燃烧之前还是差不多一人高的玉米秸秆,烧过后只剩下地上的灰烬,以及空中的烟尘。

    记者看到,秸秆烧了大约半小时以后,就有扛着铁锹、骑着电动车的多位村民赶来灭火。他们说,他们是村里灭火队的,村里不让烧秸秆,但不知道这些秸秆是怎么着起来的。他们说,有可能是有人故意烧秸秆。

    沤肥 河北头村

    翻进地里沤肥 严令禁止焚烧

    焚烧秸秆的情况,虽然政府部门已经明令禁止,但有些村还是不够重视。记者探访了大兴区的多个村子,多位村民告诉记者,焚烧秸秆的情况的确比前些年少了很多,但偶尔也有发生。

    村民们说,现在通常的做法是在收割玉米的同时,就把秸秆粉碎后留在地里。再把粉碎后的秸秆翻进土地下面,经过一冬天的风吹日晒、雨雪冲刷后,大部分都沤肥后进入土壤中。

    不过,在来年播种新的玉米之前,仍会有部分秸秆浮在土地表面。这时候,个别农户就会偷偷焚烧。一位村民称,如果被村里或是环保站的人看到了,马上会让农民把火扑灭,或者让消防队来灭火。

    对于处理秸秆的办法,种植玉米农户通常的做法是沤肥,也就是留在地里,等待自然分解。河北头村是礼贤镇的一个小村子,村里农民主要种植玉米。记者探访的一户农民家里种了3亩多的玉米地。收割玉米时,每亩地80元的收割费用里,就包括把秸秆粉碎。

    不过她也承认,仅靠沤肥还是不行。如果不把粉碎后的秸秆翻进地里,就只能在来年种新玉米前烧一把火。

    喂牛

    西白塔村

    连玉米带秸秆 当饲料每斤卖4毛钱

    河北头村的农户说,有些村民把秸秆卖给养牛场、养羊场。村北头和村西头,就各有一个养殖场。农户说,现在每斤玉米的收购价在7毛至8毛钱。如果带着秸秆一起回收用作饲料,也能卖到每斤3毛至4毛钱。

    农户们说的养牛场,就在河北头村北面不远处,场里养着500多头奶牛,场主郭大姐说,每年秋后场里都会储备下一年的饲料,主要就是青储,就是由玉米秸秆粉碎、发酵后制成的。

    郭大姐说,每年要储备数千吨的青储饲料。“前两年,都是到附近的大兴各个村里去收。现在北京郊区种植玉米的农户少多了,就要到相邻的河北省去收。”她说,作为饲料的秸秆,要在玉米还比较嫩的时候就收割,一般8、9月份就要收,每斤的收购价大约4毛钱。

    不过,郭大姐也承认,因为要在最短时间储备好一整年的饲料,所以种植面积较小的区域,她就不会去收购。比如一些偏远地区,尤其是一些山区,可能只有几亩地的种植面积,大概就不会有养殖场去收购。

    她的说法,也在记者的采访中得到了证实。记者采访了顺义、平谷、延庆等京北郊区的几位农民。与京南郊区的大片平原不同,京北多为山地,交通不便。平谷农户老张告诉记者,他们那边附近乡镇的情况,大多是农民自己用大刀粉碎秸秆。有的农户家里牛羊多,就会买来粉碎设备。牛羊少的,就直接收割玉米后翻进地里。



上一篇:易英、刘波写生作品展 天边旷野间的自由追求
下一篇:上苑旷野微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