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媒体新闻 >

回忆儿时的旷野美味

发布日期:2017-10-19 09:43   来源:网络整理

  烟草在线专稿  小时候,生活在物质匮乏的年代,肚子都填不饱,更奢谈零食了。好在茫茫的旷野中,四季轮回,有大自然的眷顾与馈赠,让我们的儿时充满欢乐。

  每到春暧花开季节,我们挎着竹篮,拿着小铲,结伴到田间地头挖荠菜。娇嫩的荠菜匍匐在大地上,一会儿就装满小篮子。回家挑拣后,让大人给我们做荠菜饺子或包子。在柳絮飘飞时节,榆钱也挂满枝头。我们像猴子一样爬到树上,捋榆钱,回家洗净后拌上面,在饭锅上蒸熟后,再加上油盐葱花生姜等佐料,又是一道美味。再过一段时间,房前屋后的槐花飘香,又到了吃槐花的季节。我们把长竹竿头上绑上镰刀,开始采槐花。绿叶下都是含苞待放的槐花,像米粒一样密密麻麻。和榆钱一样烧法,即可当菜,也可当饭,软糯可口。每次我都要吃两大碗。吃完槐花后,到了初夏时节,桑葚也就成熟了。刚一泛红,还没发紫,我们就爬树摘。裤子口袋里装得满满的,从树上下来后,就往嘴里塞。吃到嘴里,酸酸的。

  炎炎的夏日,一场暴雨过后,地上的植物更加茂盛。有一种植物,像小树苗,只有一两公分高,开白花,结出的果子成熟后,如豌豆粒般大小,颜色也由绿变紫。这种植物到处都是,其紫色带浆的果子,也经常成我们的美味。

  秋天真是大自然最慷慨的季节,也是我们在野外获取食物最多的时候。沟塘里鸡头(一种多年水生植物)熟了的时候,用竹竿绑上镰刀,下到水里割鸡头。回家找来用砖头,把带刺的鸡头锤压扁,取出鸡头果,放在锅里烀熟了吃。还有满塘的野菱角,近一点的下到水边,用绑上树棍的竹竿,从水中把菱角秧拖到岸边后,慢慢摘取,然后再抛到水中。有时,我们从家里拿来大木盆,里面放一个小凳子,人坐在上面,划到水中央采摘。常常能摘满满一篮,回家煮熟了,够我们吃几天。

  有时,我们还在收获后的田野里拣红薯、玉米棒,在田埂边挖个坑,上下留两个出口,再捡些豆秸秆烧着吃。有些胆大的同伴,在田里追赶着逮蚂蚱,或绿或土黄的蚂蚱又肥又大,放在火上烤着吃,香气扑鼻。

  这些旷野中的美味,既让我的童年免于饥饿之苦,也留下了许多美好而难忘的回忆。



上一篇:上苑旷野微光
下一篇:赶在世博会开幕之前,看看哈萨克斯坦的未来建筑和原始旷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