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媒体新闻 >

他在监狱、医院、旷野、沙漠演奏大提琴,终于

发布日期:2017-10-19 09:43   来源:网络整理

中央音乐学院教授、大提琴家朱亦兵

人生走过半程,朱亦兵仍然没有弄明白,他这个对数字、宇宙、历史和神秘空间感兴趣的人,为什么最后就成了大提琴家。

“我从小就反复做一个梦,几块大钢板在天上撞来撞去。”从小数学拔尖的朱亦兵,最痴迷凡尔纳三部曲里的科幻世界。他一直不明白梦境对自己的未来有何启示,身为中央音乐学院大提琴教授的父亲朱永宁容不得他思索,直接塞给他一把大提琴。

“40岁之前,我从没喜欢过音乐。”面对第一财经,朱亦兵坦言,他跟中国数千万琴童一样,从小就被逼迫走上自己并不喜欢的道路。“我一直是我爸的学生,他是暴君,很严厉。”朱亦兵的母亲王耀玲是中央音乐学院钢琴系教授,走上音乐之路,似乎是生命的必然。

但他却说,“如果不学音乐,我会是数学家。我家是出医学家和数学家的家庭。我们家有一个科学院院士,一个工程院院士,还有很多的医生。”

51岁的朱亦兵身上有股任性、嬉皮、满不在乎的劲儿。个子不高,轮廓分明的五官透露出四分之一的瑞士血统。他是中央音乐学院讲课最有趣的教授,也是中国古典音乐圈里最特立独行的演奏家。

十年前,朱亦兵离开居住了20多年的瑞士,放弃乐团百万年薪,回到中国,一边教学一边组建朱亦兵大提琴乐团,带着乐团在各种简陋、杂乱或是不可思议的场所做免费音乐演出。他形容自己是小游击队,“我们在校园,在工厂车间,在医院,在机场调度塔楼,在监狱,在会议室,在一些像纸壳子一样的场合演奏音乐。没有体制一分钱的支持,我们做了五百场。”

他拒绝高雅音乐进校园的口号,“为什么要说我的音乐是高雅的?普及?我最讨厌别人来普及我,我也拒绝普及别人。”

2015年,朱亦兵带着乐团重走丝绸之路

在青海湖面对大自然奏响琴音

在嘉峪关夕阳下演奏大提琴,朱亦兵说,“我们向先人致敬,向历史鞠躬,向文明膜拜”。

音乐就是游乐场

一天早上,朱亦兵一觉醒来,微信、短信和微博里堆满了三百多条朋友们的抱怨留言,“所有的票务网站都被大提琴‘黑客’攻陷了。”他才意识到,这一天是“超级大提琴”音乐会的开票日。

4月28日至5月1日才开幕的音乐会,能把大麦等几大购票网站弄崩溃,让朱亦兵很意外,“古典音乐在中国能火成这样,让人心里有那么一点点安慰。”

这场音乐会有点古怪,没有座位之分,300元就能买一张通票听一整天。连续四天的音乐会,囊括了来自14个国家的21位中外大提琴演奏家,从独奏、重奏到室内乐,你只要拿着一张通票走进国图艺术中心的大门,想去哪儿就去哪儿。穿插在13场音乐会之间的,还有12场大师班,以及讲座、展览等。用朱亦兵的话说,“就是一个游乐园,(拿着票)出去还能再进来。你听一场不感兴趣没关系,我只认票不认人,卖给黄牛还能接着用。你爱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来,爱干嘛干嘛。”

这种带有庙会、游乐场性质的音乐会,是对古典音乐一贯严谨风格的全盘颠覆。

“为什么做通票?我从第一排到最后一排,都是一个价格,就是音乐麦当劳。大家进来都是平等的,没有高低贵贱,所有人得到的都是公平的、开心的。”朱亦兵说。

这并非朱亦兵第一次“疯玩”古典。去年,他就自掏腰包办过一届“超级大提琴”,这场以“庆祝朱亦兵50岁生日”为名的音乐聚会,来的都是世界各地的大提琴家朋友,因为庆生,出场费几乎没有,让朱亦兵能够从容地给以自己的名义带给大众音乐狂欢。

那场“超级大提琴”本来没有任何盈利的考虑,结果蜂拥而来的观众让朱亦兵诧异,6场大师班,6场音乐会,以及讲座和儿童形体课,每天都是人,而且越来越多,“到了晚上,音乐会都结束了,观众还不走,留在大厅里,跟大师合影聊天。”也因如此,下个月即将开幕的“超级大提琴”令各地的大提琴迷蜂拥而动,最终导致购票网站一度瘫痪。

2014年圣诞夜,乐团为五百位在京打工子弟演出

从天堂瑞士到雾霾北京

朱亦兵总觉得,他活过两次人生。



上一篇:赶在世博会开幕之前,看看哈萨克斯坦的未来建筑和原始旷野
下一篇:这个瓦路易基Mod让我觉得《塞尔达传说:旷野之息》的男主角就该是他